35
New York, NY Cloudy
< >

【今日點擊】曾慶紅勢力在逼習近平出手

黃潔夫兩會談器官移植 專家指其漂泊自己﹔郭文貴說漏了:「最近一系列動作就是為這事情」。 2017-03-12 06:30 PM EST Last Updated: 2017-03-12 03:39 PM EST
【新唐人2017年03月11日訊】【今日點擊】(2786-1)

提要
黃潔夫兩會談器官移植 專家指其漂泊自己
郭文貴說漏了:「最近一系列動作就是為這事情」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節目中說了十年了,今日點擊,我是石濤。在正常的社會環境中,稍微有一點常識的人都知道,你打電話也好,待人接物也好,特別是打電話首先報,你找人家了,你報上名了,說我是誰,我是石濤,我是哪兒的,我是今日點擊的,您是誰誰誰,打擾您了,

這是一個正常的開場白。你在西方正常的社會中,人們正常的交往中都是這樣。

為甚麼提這個?那有很大陸朋友,可不是一個兩個,很多大陸朋友,很多是我認識的,大家不錯的朋友,打電話,你今天干嘛去了?一打電話,拿電話,你今天干嘛去了?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不知道你找我幹嘛,我也不知道你到底為甚麼,這電話來了,上來問我說,你今天干嘛去了。我沒有責任,我也沒有義務告訴你,是這道理吧 。

但為甚麼這種現象,特別是大陸人的圈落裡,根本沒有人意識。跟人家交往先報出自己的姓名,自己是哪,幹嘛的 ,那是對別人的尊重。死要面子活受罪,不懂得尊重為何物,這樣的表現就是其中之一。你要跟他說,你說我都不知道你是誰,你到底是誰呀?你連我都不知道嗎,那意思你要連我都不知道,你眼裡太沒人了吧,你這個人太高傲了吧,你這個人有點太自我了吧,他扭過臉來罵你。我相信在我們日常生活中這事多了,可是大家這個群落習慣了,都這麼交往,都這樣。

你讓我說,這是一個整體的水平的問題。這是一個在中共黨文化的框架下,對人極端的自我的那種助長、 灌輸,以及對別人根本不管不顧。找到任何人,都是為我而服務的中心,為我而服務的目的。所以當大家在利益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倆就是哥倆好,恨不得連老婆都能換,老公都能換﹔當因為利益而出事的時候,我不跟你翻臉我對不起你。有人正翻臉了,有的是。有錢的,有權的,呼風喚雨的,跟著屁蟲的,甚麼樣的都有,利益衝突的時候就翻臉。

每到兩會黃潔夫就說話,黃潔夫又說話了,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黃潔夫兩會談器官移植,專家說為了漂白自己。文章介紹講說,黃潔夫在兩會的發言,引用了官方數據,目的是掩蓋中共活摘器官的謊言。他在兩會中向大陸媒體表示說,器官移植的問題,還有待出臺的法律加以規範。把衛生部門、紅十字會各方的職責呢,以法律形式定下來。而做為黃潔夫本人,他自己曾經的經歷過的一切,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羅宇,羅瑞卿的兒子講,黃潔夫就是殺人犯,這是在社會上得到共識的。以黃潔夫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要洗白自己。他用政協委員的身份來談立法,但是他洗不白,因為十幾年來做了多少手術,他那些器官是哪來的?他已經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是個星球上反人類罪的罪犯。

黃潔夫兩會談器官移植 專家指其漂白自己


黃潔夫自己聲稱,2012年自己一個人就做了5百多例肝臟移植,只有ㄧ例是捐獻的。我跟大家描繪過,時間是不會重復的,時間也不會終止的,那任何一個人做了任何事情,他永遠會被記述。無論他怎麼講,他跨越不了時間這個神,他跨越不了的,對吧。而每一個人,都被時間所控制的。而活摘器官對像是誰?修煉法輪功的,修煉真善忍的佛法的修煉者。佛法的修煉者,他的修煉的概念是甚麼?

你黃潔夫把他們所依附的身體,給大卸八塊,賺了錢了,刨了肝了,挖了心了,扭臉兒你說法律要健全法律,那事兒咱不提。這是聰明人的愚蠢,這是一個在現實環境中,極端自我利益者的愚蠢。這是一個在中共體制之下,被摧毀了對自己靈魂認知之後,生命魔鬼化的一種直接的表現

郭文貴說漏了:「最近ㄧ系列動作就是為這事情」


這2天郭文貴呢,前天做了一個視頻,大概3個小時,在一家媒體做為平臺的基礎上。3個小時呢,我做過一些評論,我直接的說法,原來的曾慶紅家族的整體勢力崩潰,各尋出路,相互出賣,這就我的概念。原來曾慶紅家族的勢力,各據人馬,自己崩潰,各尋出路。在江澤民的體系中,我曾經用過詞兒,說它最大的邪惡,就是把它整個體系中的人,用花錢買的女人的概念給籠絡了。花錢買的女人,貪慕虛榮與錢財﹔男人也一樣,花錢要買, 男人也一樣,這事兒你不能,這事兒得男女平等。

貪慕錢財、貪慕欲望,對吧,用自己人的基本的道義,人性的基本的準則,去換取現實中的榮華富貴與地位。那這種狀況的概念,它的一切的生命的涵義,都在自己這塊肉上,對吧。那花錢買了的女人,一定為你赴湯蹈火﹔但是當你真出事的時候,要不出賣了你,絕對對不起你。利益嘛,利益它就在這塊肉上,他的生命層面就在這塊肉上。所以當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生命受到傷害的時候,
那就得各尋出路啦,因為主子保不了啦,這是我個人最大的體會啦。

郭文貴說漏了:「最近ㄧ系列動作就是為這事情」


郭文貴在這個視頻中呢,他提到了活摘器官這我看到了。郭文貴在直播視頻34分14秒時說,法輪功的有些媒體報導活摘器官的事,我覺得就是胡鬧, 完全是造謠。胡鬧是形容詞,你可以理解﹔造謠,那你得證明囉,你得證明人家說造謠囉。但是我郭文貴爆料傅政華出來後,這些媒體都不說話了。另外一段話,活摘器官這件事情,我們現在說到李友在換肝。他在換誰的肝?我了解到他在換死刑犯人的肝。他們這些盟友在幫他換肝。我上次說了李友換誰的肝,我們是一定要盯著的,一定要知道,他換了誰的肝。最近一系列動作,就是為這個事情。但為甚麼法輪功的媒體,不盯著李友這事,沒人跟著我就趕緊脫身了。

在那段視頻播出後,那應該是有些人對他的,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提出了異議。後來他在推特上寫了這麼一段話,我今天在節目中談到器官移植的問題,實際上應該表達的是,我過去不相信法輪功所說的活摘器官,我以為那是不真實的。但我從李友換肝的這件事情上,看到了這種事情真的會發生,而且他們正在安排中。

這個事我沒說清楚,在此對法輪功信者表示道歉,我也會在以後的節目中澄清,這是後來寫的。當時他在視頻中呢就像有朋友說的,說這個郭文貴的口才非常的厲害,我也認可,我絕對相信他的口才很好。我做節目不用稿,我說我講出來的就是我真實的想法,沒錯,因為他沒時間編。

郭文貴說漏了:「最近ㄧ系列動作就是為這事情」


活摘器官完全是造謠,純粹是胡說,那是當時順口說。對任何事情,任何一個人的表白和做法,我剛才跟大家講過了,那在他的行為中, 在他的言行中,他唯一不能改變的,就是這個人的做人的準則,和對人的生命的態度,與自己利益之間的關係。李友他已經出事了,你們曾經是夥伴,一起坐飛機,一起開飛機,一起玩飛機,那是你們的事。咱們摸不著邊,咱們坐飛機都坐,咱得找那最便宜的票,對不對。你們之間衝突了,同樣是你們自己的事。至於李友幹嘛,不知道。換肝不換肝,換肝的多了。今天在看節目的當中,有多少人換肝換腎,他們卻不去問, 哪兒來的?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咧, 對吧。如果把這些東西,都當成自己在搏殺生路,保錢保命的故事中呢,那我以為呢這就事情的真相。

曾慶紅家族他的整個勢力集團崩潰,他們之間在相互傾殺。在傾殺的過程中還在保著曾慶紅,因為很清楚,曾慶紅死了他們就全死了。可是這種做法是魚死網破的做法,會逼得今天主政者毫無出路,你只能砍了曾慶紅。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Sponsored Link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V & Video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