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New York, NY Cloudy
< >

淺析共產黨之四:附體——共產黨的生存之道

每個中國人從思想深處肅清共產流毒,從思想和行為上同共產黨決裂,才是解體共產黨的最佳途徑。當全民覺醒,中共邪靈附體從中華民族整體剝離的時候,也就是它最後滅亡的時刻。 2017-01-31 05:33 PM EST Last Updated: 2017-01-31 10:07 PM EST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是附體在中華民族身上的一個巨大邪靈。(新唐人資料室)
可以說,中國現代史中的兩次「國共合作」成就了中共政權。

第一次是共產國際以經濟援助換取了孫中山允許中共加入國民黨。靠了蘇俄撐腰,中共在國民黨內大肆抓權,並在國民黨內部秘密發展中共組織,分裂國民黨。這次附體國民革命的結果,使得中共由1925年的不滿千人,爆增至1928年的三萬人。

隨後,中共因為破壞國民黨北伐遭到清洗,從此流竄到鄉間到處鼓動流氓起義,燒殺搶掠,但都難成氣候。雖然中共趁日本侵佔東北,國民黨無暇南顧的空檔成立了「蘇維埃政權」,發展了幾個所謂「根據地」,但在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的圍剿中很快一敗塗地,倉皇逃到陝北。

中共在面臨滅亡的當口,成功的欺騙張學良楊虎城發動了西安事變,不但因此逃過一劫,還迫使蔣介石接受了第二次「國共合作」,得以二次附體國民黨。在第二次「國共合作」中,中共殘餘部隊被改編為國民第八路軍和新四軍,領取國民黨軍餉,從此衣食無憂。但八路軍和新四軍卻從不聽從國民黨指揮,而是借抗日之名不斷招兵買馬,為推翻國民黨積蓄力量。最終,中共蓄養的百萬大軍,靠著蘇聯的支持,成功的擊敗了國民黨十四年抗戰的疲憊之師,奪取了國民黨的天下。

在整個奪權過程中,中共還不斷的在國民黨內部甚至高層秘密發展地下組織。這些中共地下黨不斷在國民黨內製造破壞,向中共提供情報,並在最後的國共內戰中不斷策劃所謂「起義」、「投誠」,分化瓦解國民軍隊。這也是中共附體國民黨的另一種表現。

因此,雖然國民黨是中共的死敵和奪權對像,但是如果沒有國民黨就沒有中共政權。中共成功的附體並最終瓦解國民黨在大陸的統治,這也是中共奪取政權的關鍵。

這種附體策略並不是中共的獨創,而是借鑒自其「老大哥」——列寧。1917年,俄國革命黨通過「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的統治,建立了臨時政府。而列寧的布爾甚維克則趁機滲透掌控了社會民主黨,不斷製造示威暴亂,並最終發動政變推翻了臨時政府(即所謂「十月革命」),建立了蘇維埃政權。

中共附體國民黨,正是來自蘇共的傳授,所謂「國共合作」的命令也是由共產國際下達。

那麼蘇共這種附體的招數又是從哪來的呢?共產黨為甚麼如此熱衷於附體之道呢?

這要從共產黨的起源說起。

歐洲公開的史料顯示,被共產黨奉為「始祖」的馬克思本來是基督徒,在大學期間加入了以反上帝為教旨的撒旦魔教。之後,馬克思性格大變,寫了很多侮蔑神和詛咒人類毀滅的詩句[參考文獻1]。

據聖經所記載,撒旦曾是一個大天使,後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獄,成為一個惡魔。撒旦仇視上帝和上帝創造的人類,一心摧毀人類,以報復上帝,發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間以這個惡魔為崇拜對像的撒旦教,其教義自然也是與神為敵,以破壞神的教誨、毀滅人性和人類為目地。撒旦教的儀式中,也充斥著對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馬克思在其劇本《Oulanem》中創作的臺詞正是這種心態的真實反映:「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而在Oulanem死時,馬克思寫道:「毀滅,毀滅。我的時候已到。時鐘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很快我將緊抱永恆,並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

馬克思雖然被共產黨奉為「始祖」,但他並不是共產黨的創立者。共產黨實際上脫胎於撒旦教中的一個秘密組織——光照幫(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譯作光明會)。馬克思當年不過是受教內「上層」所託,為共產主義同盟起草了政治綱領(後來的共產黨稱之為《共產黨宣言》)。而這個《共產黨宣言》,也是馬克思從光照幫的政治綱領照搬過來的[參考文獻2]。

光照幫由另一名撒旦教徒亞當•魏薩普在1776年5月籌建。其對外宣傳的政治綱領,就是聲稱「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人不能獲得幸福的束縛」,因此要廢除所有宗教和道德倫理、國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廢除私有財產,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個由光照幫統治的世界性政府,稱之為「人類幸福繁榮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

由此可見,所謂「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產主義社會」),只是撒旦教精心設計的謊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毀人類對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統治人間,並最終摧毀人類。各國共產黨奪權後的極度獨裁統治、無休止的殘酷運動和大屠殺,也證實了這一點。(關於這部分,我們在《淺析共產黨之二:毀滅人類是共產黨終極目標》中有過詳細探討。)

明白了這些淵源,我們對共產黨為甚麼如此偏愛附體就有了清晰的認識。

按照宗教的說法,各個民族的神創造了不同的民族,並主宰和看護著各自的子民。從社會層面上來說,各個民族的宗教和文化塑造了各自的道德體系,並由此確立了各自的社會結構和政治體制。比如,中華民族幾千年來都是一種半神文化,政權的根本在於「君權神授」,治國的理念依據天理人倫﹔而西方民主社會的道德倫理,以及其治國理念「自由」、「平等」等等,都是來自於基督教,美國總統就職要手按聖經宣誓,也是「遵照神的教導管理萬民」之意。

也就是說,在這樣一個由正神主掌的世界上,撒旦這個從地獄鑽出來的惡魔很難找到立足之地。雖然千百年來撒旦教利用極少數人的仇恨和狂妄發展了一些成員,成立了一些秘密組織,但是在一個傳統信仰和道德處於強勢的社會裏,以反叛和仇恨為宗旨的撒旦教無法公開化。

《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自認是一個「在歐洲遊蕩」的「幽靈」,這也暴露了當時撒旦真實的處境:這個外來的邪靈,千百年來一直在窺視著人類,尋找機會在世間插腳立足。

雖然後來光照幫(以及其外圍組織共產黨)精心編造了一套看起來冠冕堂皇的所謂「政治綱領」,來掩蓋其邪惡本質,欺騙民眾,但是其「政治綱領」中反傳統、反人類的理念,也決定了它很難得到多數人的認同,不但無法在社會上一呼百應,甚至穩固的公開立足也有困難。

在這種情況下,要在社會上立足併發展力量,滲透並控制一個已被社會認可的成型的組織也就成了不二之選。這種附體的目的,不但可以借被附體組織的肌體壯大自己,也可以借被附體組織的正當性掩蓋自己的邪惡。

光照幫本身就是這個附體之道的成功履行者。在很早的時候,光照幫就滲透和控制了共濟會。共濟會本是一個慈善性質的基督教組織,其成員包括許多知識份子、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等。光照幫在其內部暗中發展,成為一個寄生在神秘共濟會組織裡的秘密組織。光照幫和共濟會相互獨立,但光照幫鄙視共濟會,只是把它作為一個掩護。例如在法國大革命開始的時候,法國有282個共濟會會所,其中266個被光照幫控制﹔德國共濟會則被光照幫徹底顛覆,而後又發展滲透到許多國家,如奧地利,法國,荷蘭,英國,比利時,義大利,瑞士,匈牙利,俄羅斯,甚至美國等等,直到今天仍在以某種形式存在。

後來列寧的布爾甚維克附體社會民主黨和中共附體國民黨的做法,正是繼承了光照幫附體共濟會的這套遺傳基因[參考文獻2]。

共產黨作為一個本不屬於人類文明的異類,一個反人性、反傳統的邪物,如果要成為世間的一個實體而存在,必須附著在人類社會之上。因此,附體不但是共產黨初期發展壯大的策略,也是共產黨在世間生存的根本,即使在共產黨掌權之後也是如此。中共奪權之後在中國大陸的所作所為,就是其真實的寫照。

縱觀中國歷史,幾乎每次改朝換代之後,新政權都要止息兵戈,讓百姓休養生息,從而讓國力恢復,政權穩固,這已是一個自然的過程。而唯有中共,即使在奪權政權之後,仍然在繼續著一次次的政治運動和屠殺。時至今日,大大小小的政治運動和屠殺仍在延續。

究其原因,中共政權和歷史上那些扎根於傳統文化的政治體制有著本質的區別。中共的理論體系和政治理念,不但對中國人來說是個舶來之物,對整個人類來說都是個怪物。特別是其顛覆傳統道德和善惡標準、吹崇暴力屠殺等等反人類的邪惡,無法被正常人類社會所接受。如果中共不借「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毛澤東語)得以牢牢的附體於中華民族,而是任由百姓休養生息的話,無異於自取滅亡。上個世紀末,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政府相繼倒臺,正是其治下的人民認清共產黨反人類的真面目後集體反抗的結果。

而中共政權之所以在這個共產黨陣營解體的大潮中得以不倒,成為共產陣營一個「碩果僅存」的異數,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中共對中華民族的附體,比其他共產黨政權更加牢固,更加「成功」。

中共對中華民族的附體,一方面表現在對社會財富和權力的控制上。中共不但通過一次次的政治運動,將黨組織無一遺漏的建立在立法、司法、行政、監察、軍隊、警察等國家機構和醫院、學校、社區、廠礦、公司等社會機構之上,還通過土改和工商改造,消滅了中國社會幾千年的農村宗族制度和城市商會體系,將黨組織發展到每個村莊每個生產隊,每個城市社區甚至每個大樓,將中共對社會的控制深入到中國歷朝歷代的政府權力從未觸及的社會最底層。中共之於中國社會,就像寄生附著在人體上的一個邪惡生命,其無處不在的黨組織如同一條條毛細血管和觸手,不但從每個細胞中汲取著營養,還牢牢的吸附控制著每個器官組織,甚至每根汗毛。

中共籍由無處不在的黨組織和不受約束的權力,牢固的控制了整個社會的財富和所有的政府機構、社會單元,監控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中共治下的民眾,失去了言論的自由,喪失了反抗的力量,甚至生命和財產都得不到保障,從而只能在無奈和恐懼中淪為中共壓榨、奴役甚至屠殺的對像。

同附體社會結構相比,中共更成功的是附體中國人的靈魂。伴隨著一次次殘酷的政治運動,中國人一次次的被中共強制洗腦(中共稱其為「思想改造」)。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宗教信仰成了「封建迷信」,博大精深的民族文化成了「糟粕」,璀璨輝煌的歷史成了「弱肉強食的階級鬥爭史」。在這個過程中,中國人失去了信仰,混淆了善惡,喪失了傳統,蛻化成了不知「炎黃」為何物的「炎黃子孫」。

不僅如此,在十年文革中,同事、朋友甚至至親的互相「檢舉揭發」,兇殘的酷刑和屠殺,甚至瘋狂的吃人「盛宴」,摧毀了人類的良知底線和人性根本,也造就了中國人對待生命的冷漠和暴戾。因此,文革過後,伴隨著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的破滅,中國人不僅僅出現了信仰的真空和道德的淪喪,而是墮入了欲望和獸性的深淵。

這種信仰的徹底淪喪,貌似中共思想附體的「失敗」,實質上卻是空前的成功。「共產主義理想」雖然不再存在,但是中共的一整套扭曲的思維方式和是非標準,卻已深入人心。而且,完全喪失信仰和道德標準的人們,更容易被欲望和恐懼所左右,更容易成為中共「胡蘿蔔加大棒」下的馴服奴隸。在恐懼中對中共的盲從,在物慾驅使下對中共「發展經濟」的期望,更容易促成人們對中共的「擁護」和認同。這也是中共所謂「執政合法性」得以延續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共靠著對社會的無所不在的控制,和對人類徹底的「思想改造」,一度牢牢的附著在中華民族之上。這種附體的結果,是中共得以維持了數十年的生存,同時給中華民族帶來數十年的災難,將整個民族推向毀滅的邊緣。

現在的中國大陸,淫亂成風人獸難辨,毒食品防不勝防,小偷騙子遍地,謀殺綁架隨處可見,黑幫橫行警匪一家,呈現的是道德淪喪後恐怖的社會生態。而中共數十年對山河湖海瘋狂的「改造」,對自然資源無度的掠奪,對環境無所顧忌的破壞,和對污染肆意的放縱,也在造成自然生態災難全面爆發。

這一切也逼迫中國人不得不開始找尋挽救民族之道,反思中共統治的邪惡。被中共洗腦毒害數十載的人們,也正在艱難的覺醒當中。

時至今日,中國不但在政治經濟上面臨崩潰,社會的矛盾也空前激化,各個階層都人心思變,共產黨政權已風雨飄搖。但是,中共為甚麼還能搖而不墜,死而不殭呢?

當年薩斯病攻破中南海的時候,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逃回老巢上海,歇斯底里的號召人民「用生命保衛上海」﹔去年的江澤民生日,江綿恆任股東的鳳凰衛視旗下鳳凰網官微慫恿每個網民參與祝壽,「為長者續(命)一秒」。這些貌似癲狂,不合世間邏輯的話語,卻透露了共產邪靈附體的本質——捆綁維護共產黨的民眾作為肉盾擋箭牌,從人們思想對共產黨的認同和擁護中汲取能量,以延續自己的生存。

如此說來,那些甘心將自身利益和共產黨捆綁在一起的邪惡黨徒,並不值一提,他們注定了要給共產黨陪葬﹔而那些本性善良,但對共產黨認識不清,仍在維護共產黨,對共產黨抱有幻想的人們,才是共產黨得以繼續生存的關鍵——是天上人間的正義力量對他們的慈悲,暫時阻滯了對共產黨的清算,也是他們在給共產邪靈輸注營養。

因此,每個中國人從思想深處真正看清共產黨的邪惡之所在,並從這個全世界最大的邪教組織中徹底脫離出來,才是解體共產黨的最佳途徑。當全民覺醒,中共邪靈附體從中華民族整體剝離的時候,也就是它最後滅亡的時刻。

參考文獻:

[1]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產主義的起源。

[2]龍延:《共產黨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責任編輯:明軒)

Sponsored Link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V & Video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