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New York, NY Cloudy
< >

淺析共產黨之五:中共與「反華勢力」

共產黨製造一個「反華勢力」的名詞,然後不斷地通過歪理和謊言強化這個概念,其目的就是欺騙人民,在人們心目中製造一種中華民族和國際社會的對立,讓中國人從內心自覺地不接受其他國家的自由理念,不接受西方社會對中國人權的關注,不認同全世界對共產黨暴政的譴責,從而使得共產黨的政權得以延續。 2017-02-08 07:32 PM EST Last Updated: 2017-02-08 08:36 PM EST
点此看大图片
中共極力製造「反華勢力」愚民,但毀滅中國文化、屠殺中國民眾、出賣中國國家利益的中共才是真正的反華勢力。(新唐人資料室)
上個世紀末,伴隨著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黨政權的不斷解體,轟轟烈烈近百年的「共產主義運動」注定已成昨日黃花。雖然中國共產黨政權籍由六四屠殺的鮮血得以暫時延續,但是中共上層早已失去了信心。鄧小平那句「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的名言,透露了中共最高領導層的末日心態:這個搖搖慾墜的政權能維持幾天算幾天,只要在自己任內不倒,這個倒臺危機盡可「擊鼓傳花」交給下一任。

而中共的高官們,自從六四之後,就開始了大舉向海外轉移資產,移民親屬,而他們自己則在國內繼續聲色犬馬,聚斂財富,隨時準備著在這個「末日狂歡」結束之後出逃國外。近日,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披露:「(中共)十八大之前李源潮做了一個調查,十七大中央委員、候補委員、中央紀委委員的家屬子女已在國外定居、買房,準備棄官逃跑的佔了85%以上。」

與此同時,末日恐懼中的中共,至今仍在營造「形式一片大好」的氣氛,製造各種輿論以維持自己的統治。

在中共的謊言欺騙下,仍然有部分中國人似乎出自「本能」地拒絕接受中共崩潰在即的社會現實。其實,他們中有一大部分人並不是真正的「熱愛」共產黨,也對共產黨的罪惡和腐敗深惡痛絕。之所以拒絕接受,是擔心真的像共產黨宣傳的那樣:反對共產黨的力量都是受「海外反華勢力」所主使,陰謀製造動亂分裂中國,共產黨一旦垮臺,中國就會被「海外反華勢力」所操控,陷入所謂「動亂」之中。

然而,所謂「海外反華勢力」、「敵對勢力」這種概念,雖然已經深深地印在了中國人的心中,但是它到底是甚麼?它為甚麼要「反華」?為甚麼要「與中國為敵」?卻沒有幾個人能夠說清楚。它就像一段夢魘,被共產黨製造出來,經過幾十年來年復一年的政治宣傳,牢牢地植入中國人的頭腦,讓人恐懼、讓人仇恨,但是又沒有人真正地知道為甚麼要恐懼、為甚麼要仇恨。

而共產黨的教科書和報刊文獻中,也從來沒有、也不可能給它一個完整的、清楚的解釋。因為共產黨比誰都明白,一旦說破,它自己的老底就會掉光,它費盡心力給人民製造的恐懼和仇恨就會一掃而空。

其實,所謂「反華勢力」等概念,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歷史中從來沒有過,而是共產黨當權之後刻意製造出來的。因為共產黨知道,自己的政權是獨裁暴政,比起其他國家的自由社會是天壤之別。共產黨製造一個「反華勢力」的名詞,然後不斷地通過歪理和謊言強化這個概念,其目的就是欺騙人民,在人們心目中製造一種中華民族和國際社會的對立,讓中國人從內心自覺地不接受其他國家的自由理念,不接受西方社會對中國人權的關注,不認同全世界對共產黨暴政的譴責,從而使得共產黨的政權得以延續。

同時,樹立一個「反華勢力」的概念,對共產黨來說,還有著諸多用處,比如國內很多自發的反抗共產黨暴政的行為,學潮、民運、法輪功反迫害等等,只要扣上一個「有海外反華勢力後臺」的帽子,就能讓很多中國人認可共產黨對他們的鎮壓。不管共產黨因此屠殺多少同胞,中國人還都會認為「有情可原」。那些因為共產黨迫害而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良心作家、法輪功學員等等,無論他們如何譴責共產黨暴政,如何為中華民族命運奔波呼籲,都很難再得到中國人的認可,因為他們「投靠了海外反華勢力」。

在中共的生存體系中,樹立一個「共同的敵人」用來煽動和培養仇恨,是其一貫的手段。這樣既可以給飽受中共奴役摧殘的中國人一個發泄不滿的渠道,又可以藉此凝聚「黨國向心力」,讓民眾在對「敵人」的「同仇敵愾」和恐懼中自然「團結在黨中央周圍」。多年來,「國民黨反動派」、「日本帝國主義」、「蘇修」和「美帝」都曾經充當過此類角色。至今,「日本軍國主義」和「美國霸權主義」仍然沒有退場。

實際上,所謂「反華勢力」的內涵根本不存在,而是共產黨用謊言煽動和製造出來的。舉幾個簡單例子,共產黨宣傳多年的所謂「抗美援朝」,戰爭的真正起因是中蘇扶持的北朝鮮金日成政權悍然出兵侵佔南朝鮮,聯合國才不得不派遣軍隊抗擊金日成,中國共產黨援朝只不過是為了維護金日成政權,根本不是甚麼「抵抗美國侵略」﹔美國政府一次次敦促共產黨改善中國人權的提案,共產黨一次次拿來作為「反華提案」宣傳,但從來沒有一次敢把提案的原文公布出來讓中國人看看,因為老百姓一旦看到提案的原文,所謂「反華提案」的謊言就會不攻自破。

比起中西方利益衝突來,更能挑動中國人神經的,是那些來自國際社會的所謂「反華政治事件」。可是,對於這些「反華事件」,如果仔細分析一下就會發現,共產黨只是拿來煽動一下情緒,卻絕對不讓哪個人去理智地分析事件背後的真正起因。因為這些事件,很多都是共產黨在國內的屠殺暴政、在國際上的流氓行為招致的國際社會的譴責與抵制,這些真相,共產黨是絕對不想讓中國人知道的。比如「六四」屠城之後西方各國對共產黨的經濟制裁、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招來的全世界的譴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屠殺藏民等踐踏人權的罪行導致的全球對北京奧運的抵制等等,共產黨都把它們改頭換面、顛倒黑白之後變成了所謂的「反華事件」。

共產黨口中的「反華勢力」,說白了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切威脅到共產黨生存的力量,而不是真正的「反對中華民族的勢力」。在冷戰及國共內戰時期,出於意識形態鬥爭的需要,毛澤東採取「直接對抗」美英的方式,明確表示「美帝反華」。中國共產黨與前蘇聯決裂,兩國關係緊張,雙方曾在邊境陳兵,「蘇修」也被定性為「反華」。「六四」事件的學生被迫流亡海外,美國和西歐國家在此後幾年裡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共產黨一直把這些同情民運組織的美國和西歐國家議員定性為「反華勢力」。共產黨將法輪功定性為×教而取締鎮壓,法輪功群體也被污蔑為「反華勢力」。還有部分國際組織和政府,因中國的人權問題同中國共產黨進行意識形態的角力,凡是挑戰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地位,就會被冠上「反華勢力」的帽子。

「反華勢力」的概念,被共產黨成功製造出來,並不斷地加以發展和運用,已經成了共產黨混淆是非、煽動仇恨、打擊異己、維護自己的有力工具。

同樣,中共口中的「敵對勢力」,也不是真正的「與中國為敵」。各國共產黨自從開始掌握政權之日,就不斷的屠殺本國民眾,同時輸出革命顛覆他國政權,因此很快成為全世界公敵,因此才有當年共產陣營和自由世界的對抗。中共宣傳的「敵對勢力」因此產生。中共不斷給人民灌輸「中國就是中共」、「中共代表中華民族」的謊言,反共的「敵對勢力」自然也就成了「反華」、「反中國」的「敵對勢力」,這種思維模式自然也被已經混淆了黨、國、民族概念的中國人所接受。

在當今的民主社會,國家體制是由本國憲法確立的一套政府機構,而執政黨只不過是被人民選舉出來暫時執行國家權力而已,國家、政黨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從來沒有那個國家被認為是「××黨的國家」。只有共產黨極權統治下的國度,憲法成一紙空文,天理人倫都被拋棄,國家的執政方向、社會財富的分配、甚至人民的生死全部取決於共產黨的好惡和需要,整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和共產黨緊緊捆綁在一起,國成了黨的國,家成了黨的家。在這種思想氛圍中,很多人對反共的「敵對勢力」存有一種無理性的反感和仇恨,也在情理之中。

近年來,東西方意識形態的敵對越來越被中國人所了解,中共所謂「反華勢力」、「敵對勢力」的宣傳因此不斷弱化。因此,中共的御用文人們又放出了「海外勢力對抗中國崛起」的輿論,以繼續強化敵對情緒。

這個說法貌似有理,其實經不起仔細的推敲。對一個國家而言,對它毫無威脅的另一個國家的崛起,不可能引起太大的敵對情緒。中國的大唐王朝曾一度被西方視為「天府之國」,各國爭相與之建交通商,而大唐的臨近國家則紛紛投靠以獲取庇護。當今的美國也是如此,除了共產黨背景的政權和中東幾個支持恐怖組織的國家之外,其他強國將美國視為最佳的合作夥伴,弱國則以美國為最後的依靠和保護傘,沒有哪個國家認為美國崛起是對自己的威脅。

雖然在當今世界強國之間也存在著一些利益衝突,但是衝突與合作總是同時存在。在當今高度文明化的國際環境中,雙方只要在公認的、公平的規則之下相互調節,一般不會形成實質的對抗。

因此,國際上對中共的抵制,所謂「大國崛起」並不是主要原因,關鍵因素是中共的所作所為對人類的威脅,和對國際秩序的破壞。

在經濟領域,中共不斷的輸出腐敗和不公平競爭,不擇手段的對外傾銷,國際合作中所謂「互惠互利」的原則在中共的玩弄下成了中共經濟擴張、打擊外國經濟的工具。世界各國雖然在與中共的合作中能嚐到一些甜頭,但發現最終受傷的還是自己。

在政治領域,中共幾十年如一日的通過「援助」小國收買聯合國選票,秘密扶持全世界的獨裁政權以對抗「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和朝鮮多年來「合演雙簧」玩弄國際社會,朝鮮在前臺「核訛詐」,中共則以此為籌碼在談判桌上坐收漁利。1999年中共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也是中共以大使館為據點,秘密軍事支援親共的南斯拉夫武裝、對抗北約的後果。

此外,全世界幾乎所有的恐怖組織背後都有中共的「軍事支援」,近年來媒體多次曝光ISIS使用的武器裝備中有大量中國產AK-47步槍。中共向各種恐怖組織和反政府武裝秘密出售、甚至無償贈送武器裝備的目的,也是意圖搞亂世界秩序,讓中共的「敵人」——以美國為首的自由社會疲於應付,從而無法集中精力對付中共。

而中共極權政府一貫的對中國人言論的打壓、對人權的迫害,對人民的屠殺,更是被國際社會視為人類的毒瘤,對全世界普世價值的威脅。近年來,在中共一次次迫害中國人的政治運動中,已被中共用經濟利益綁架的各國政府一次次的選擇無視,中共則一次次的變本加厲。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和良心犯器官的暴行,讓國際社會驚呼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在經過了數年的沉默後,國際上已經開始陸續發聲,歐盟議會和美國國會已先後通過決議案,譴責中共活摘罪行。

因此,中共宣傳的所謂「反華勢力」、「敵對勢力」,針對的實質上都是中共政權。只是在少數無法區分「中共」和「中國」的外國人眼中,中華民族和中國人也被當成中共的替罪羊,成了被歧視的對像。當今的中共,已是攔在中國和國際社會中間的一道紅牆,成了中華民族和全世界其他民族無法融合和交流溝通的最大障礙。

西方國家雖然敵視中共,甚至有意推動中共解體,但他們並非覬覦中國的領土或主權,也不是希望中國陷入動亂,而是希望中國成為一個自由公正的國度,讓中國人民不再被強權奴役和殘殺,讓國際社會多一個和平相處的合作夥伴,少一個世界公敵。

我們簡單地回顧一下歷史就會發現:東歐的共產黨政權紛紛倒臺了,可現在還是一個和諧的東歐﹔前蘇聯的共產黨倒臺了,短短几年的時間,俄羅斯又從新崛起,還是一個超級大國﹔「社會主義」東德的共產黨倒臺而且並入了西德,國家再次統一,全國一片歡騰……迄今為止,從來沒有一個國家因為共產黨的倒臺陷入戰亂,也從來沒有哪個國家因為共產黨的倒臺落入所謂「霸權主義老美」的手中。

那麼,其他國家的共產黨解體都能實現和平過渡,中共解體也不會被「海外反華勢力」所乘。相反,沒有了中共政權,中國才有機會重整山河,掃除與世界的隔閡障礙,從而實現真正的「和平崛起」。

因此,所謂「反華勢力」、「敵對勢力」只是中共維護生存而製造的謊言。而更為諷刺的是,共產黨雖然一直在給人民樹立「海外反華勢力」的假想敵,然後以中華民族的「保衛者」自居,但是實際上,共產黨自己卻從來沒有真正的保衛過國家和民族,而是前所未有的一個賣國政權。而且,共產黨一次次的賣國,沒有一次是因為戰敗無奈,而只是為了其「政治需要」。

共產黨從產生之日起,就從來沒有祖國的概念,而是只認馬列為祖宗,以消滅國家、消滅種族、追求所謂「全人類實現共產主義」為目標的。所以中國共產黨實質上也從來沒有對中華民族產生過真正的感情。它自始至終真正關心的只是「紅色政權」的擴張和生存,中國的領土和主權是可以隨時利用和犧牲的對像。

正因為如此,早在1928年,中國共產黨就派地下組織潛入台灣,秘密進行建立「紅色台灣政權」的勾當,這就是「臺獨」的老祖宗﹔

正因為如此,1931年,在蔣介石已經統一中國,又正當日本侵華的危急時刻,共產黨卻無視民族安危,受蘇共指使,趁機在在江西瑞金另立山頭,分裂國家,陰謀奪權﹔

正因為如此,共產黨為了從國民黨手中奪權的需要,在瑞金成立的蘇維埃政權憲法第14條就明文規定:「中國境內所有的少數民族和地區,都有脫離中國、重建一個獨立國家的權利。」

正因為如此,共產黨在與國民黨爭奪政權的過程中,為了獲取前蘇聯的軍事支持,公然支持外蒙獨立,並同斯大林簽訂一系列秘密協議,出賣國家的主權和東北的糧食、工業、交通和礦產資源﹔

正因為如此,共產黨在攫取政權之後,為了權力的「穩定」,為了拉攏人心稱霸一方,曾經無數次地割讓國土給周邊的小國,包括巴基斯坦、緬甸、尼泊爾、北朝鮮、越南、印度等等。實際上,共產黨宣稱的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早在六十年代就已經不足900萬了﹔

正因為如此,共產黨在二戰之後,為了拉攏日本共同對抗美國,由周恩來親自發佈公告,聲明釣魚島等爭議島嶼「歷來屬於日本領土」,由此埋下了中、日、臺三方圍繞釣魚島爭端的禍根﹔

正因為如此,在中共扶持的「紅色高棉」屠殺數十萬柬埔寨華僑的時候,在1998年印尼排華,當地華人遭到滅絕式的燒殺姦掠的時候,中共不但關閉當地大使館,對此不聞不問,還在中國國內拚命封殺消息﹔

正因為如此,江澤民為了自己權力的「穩固」,自1999年起幾年的時間裏,和俄羅斯等幾個前蘇聯國家簽訂了一系列賣國條約,正式放棄了被前沙俄和前蘇聯強佔的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中國土地﹔

正因為如此,2008年,為了換取國際社會不再杯葛奧運,中共政府一面煽動無知的「愛國憤青」們大罵「反華勢力」,一面卻背著中國人民與外國簽訂賣國協議,給美國巨額經濟援助,再次出賣國土給俄羅斯,並以「擱置主權」為幌子將釣魚臺群島再次拱手送給日本﹔

……

截止今日,共產黨共出賣中國三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相當於一百個台灣的面積。而這一切,共產黨對中國民眾採取的是全面隱瞞和惡意封鎖,許多國人毫不知情,仍然在夢想著「共產黨帶領中國走向富強、稱霸世界」。

中共不但對外出賣國家,對內還不斷的發動各種政治運動,大肆迫害和屠殺中國人,不斷的摧殘中華文化。在這方面,中國歷史上歷次的外族入侵都無法與之匹敵。

據海內外學者統計,中共至今已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其中包括毛澤東「大躍進」製造的大飢荒餓死的三千萬(中共官方數據),和文革中殘殺的二千萬(葉劍英內部講話),這個數字超過了全人類歷史上的戰爭死亡人數總和,而且這八千萬人大部分是死於中共掌權之後的和平時期。

中國歷史上,也有數次外族入侵的屠城事件,但是死亡人數與中共屠殺的人數比根本不值一提﹔日本侵華是中國歷史上最大一次外族入侵的災難,也只造成了2100萬非正常死亡(而且其中相當一部分是死於戰場)。

中共不但迫害死的中國人數目讓人觸目驚心,其屠戮和虐殺手段之殘忍冷血也令全人類震驚。

在餓死數千萬人的三年飢荒中,中共地方政府派民兵看守糧倉,坐視百姓餓死,甚至少數幹部抗命放糧還被判刑﹔各省市為維護「政績」和「社會主義優越性」,下令嚴防處於生死邊緣的民眾外出討飯﹔在國內大量餓死人的情況下,周恩來依舊下來出售糧食用以購買儲備黃金,送出大量糧食「援助」小國以換取政治上的支持。

在中共最初的土改奪權,內部整肅,以及後來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各種殺人手段而是登峰造極。鈍刀砍頭,梭標穿腸,活埋,水淹,輪姦死,用帶釘鋼鞭將人抽爛,活剝皮,大鍋煮,開水燙,再發展到文革中在廣西流行數年的吃人「盛宴」,其殘酷程度已超出人類良知底線,野獸都望塵莫及。

中共在其中發明的無數酷刑更是令人聞之戰慄。中共黨媒曾披露紅軍當年在廣西「肅AB團運動」中發明的「地雷公」、「燒香頭」、「點天燈」等酷刑,自曝多名中共幹部的妻子被「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燒身,燒陰戶,用小刀割乳」。這只是中共幾十年來酷刑手段的冰山一角。中共近年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中,由親身經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陸續曝光的酷刑達百餘種,每一種都令人觸目驚心,慘絕人寰。這都是中共在歷次運動中練就的「專政手段」。

其中,中共系統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令其反人性、反人類惡行達到了極致。把同類當成隨意屠殺的動物,甚至為保證器官活性在活摘時不施麻藥,其殘忍程度超出正常人心理承受的極限,到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步。可是,這卻是活生生的事實。

自江澤民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用於移植手術牟利之後,殺人移植已經瘋狂擴張成遍及大陸的一個暴利產業。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十幾年來持續追蹤和分析大陸各大醫院的移植手術廣告、學術論文和公開報導中的數字,得出的結論令人心驚。據該組織報告,中國涉嫌活摘的大醫院最多時每年完成上千例移植手術,而全國開展器官移植的大大小小的醫院,最高峰時曾一度超過一千家,這十幾年來有多少人被秘密殺害,難以計數[參考文獻3]。如今,活摘的對像已從法輪功擴展到更多的弱勢群體。伴隨著近年來中共打擊對像的擴大,將有更多人被捲入其中。

在中共的政治運動中,除了對人民肉體上的迫害和屠殺之外,還徹底的摧毀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共為了確立「共產邪教」一家獨大的統治地位,其消滅宗教信仰、破壞傳統文化、摧毀社會道德的洗腦教育和政治運動,幾十年來從未中斷。傳統的價值觀被強力摧毀,五千年的輝煌歷史被篡改抹黑,璀璨的中華文化被破壞。中共對傳統文化的摧殘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進行的最徹底。失去了傳統文化的根,中華民族可以說已經名存實亡。

中國歷史上的許多次外族入侵,最終的結果都是被中國博大精深的傳統文化所同化,融合為中華民族的一員。最近的一次日本侵華,雖然也大肆宣傳所謂「大東亞共榮圈」,將中華民族貶低為「支那」,但是畢竟中日文化同源,日本也從未對中華文化進行系統性的破壞。只有這與中華民族毫不相關、甚至不來源於任何人類文明的共產黨,才對中華文化進行了史無前例的摧殘。

而宗教信仰和正統文化的喪失,必然意味著整個社會的道德也隨著被摧毀。人失去了道德,剩下的只能是不受約束的欲望和獸性,世間必然假惡鬥橫行,無惡不作。如今的中國大陸,全社會的性亂已人獸不分,小偷、騙子遍地,謀殺、綁架隨處可見,黑幫橫行警匪一家,毒食品防不勝防,正是中共摧毀人類道德後的直接後果。

有網友曾評論稱,「中共是最大的反華勢力」,誠如斯言。

事實上,不只是中共,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曾對本民族犯下無可饒恕的罪行,造成過無法彌補的傷害。共產黨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蘇共掌權後,屠殺了兩千萬的「反革命」,斯大林的大躍進同樣製造了烏克蘭大飢荒﹔毛澤東和周恩來一手扶植的柬埔寨紅色高棉,短短數年就屠殺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這在史書上都有據可查。

而所有共產黨都無一例外的摧殘人類,其根本原因是,共產黨並非扎根於人類文明的一個真正的政黨,而是起源於一個仇視並妄圖毀滅人類的邪教。

歐洲公開的史料顯示,被共產黨奉為「始祖」的馬克思本來是基督徒,在大學期間加入了以反上帝為教旨的撒旦魔教。之後,馬克思性格大變,寫了很多侮蔑神和詛咒人類毀滅的詩句[參考文獻1]。

據聖經所記載,撒旦曾是一個大天使,後因反叛上帝而被打入地獄,成為一個惡魔。撒旦仇視上帝和上帝創造的人類,一心摧毀人類以報復上帝,發泄自己的仇恨和狂妄。而人世間以這個惡魔為崇拜對像的撒旦教,其教義自然也是與神為敵,以破壞神的教誨、毀滅人性和人類為目地。撒旦教的儀式中,也充斥著對上帝的反叛和仇恨。

馬克思雖然被共產黨奉為「始祖」,但他並不是共產黨的創立者。共產黨實際上脫胎於撒旦教中的一個秘密組織——光照幫(The Illuminus Organization,也譯作光明會)。馬克思當年不過是受教內「上層」所託,為共產主義同盟起草了政治綱領(後來的共產黨稱之為《共產黨宣言》)。而這個《共產黨宣言》,也是馬克思從光照幫的政治綱領照搬過來的[參考文獻2]。

光照幫由另一名撒旦教徒亞當.魏薩普在1776年5月籌建。其對外宣傳的政治綱領,就是廢除所有宗教和道德倫理、國家和政府、家庭和婚姻,廢除私有財產,通過摧毀一切社會秩序的世界革命而建立一個由光照幫統治的世界性政府,稱之為「人類幸福繁榮大家庭」,或者叫「世界新秩序」。

由此可見,所謂「世界新秩序」(以及由此衍生的「共產主義社會」),只是撒旦教精心設計的謊言,其真正目的是摧毀人類對神的信仰,由撒旦替代上帝統治人間,並最終摧毀人類。各國共產黨奪權後的極度獨裁統治、無休止的殘酷運動和大屠殺,正是在忠實的執行這一目標。

在「撒旦教——光照幫——共產國際——各國共產黨」這個等級鏈中,各國共產黨處於外圍的外圍,在這個邪教層層保密、層層欺騙的組織原則之下,各共產黨分支包括其黨魁和領導層,也已經不太了解撒旦的真正目的,只是在利益和權力的驅使下繼續著撒旦教當初精心設計的陰謀計劃。(關於這部分,我們在《淺析共產黨之二:毀滅人類是共產黨終極目標》中有過詳細探討。)

此外,撒旦教最初就是一個以反上帝、反基督為宗旨的邪教,而當今西方民主社會大多數以基督教為立國之本。因此,撒旦教及其光照幫組織,自然也不會放過這些「上帝眷顧的國度」。

雖然光照幫沒有找到機會以「共產黨暴力革命」的形式顛覆這些民主國家,但是百餘年來也一直致力於以另一種隱秘手段摧毀這些社會和民族。而民主國家中這種陰暗的力量,也一直和共產黨政權有著種種秘密的勾結與合作。這部分內容,我們將在《淺析共產黨之六:左派政治——共產主義統治全球》中作一些粗淺的探討。

參考文獻:

[1]David Allen Rivera,Final Warning:A History of the New World Order,Conspiracy(February 2004)。第六章:共產主義的起源。

[2]龍延:《共產黨的秘密起源》

(http://www.epochtimes.com/gb/tag/%E5%85%B1%E7%94%A2%E9%BB%A8%E7%9A%84%E7%A7%98%E5%AF%86%E8%B5%B7%E6%BA%90.html)

[3]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罪證講座《鐵證如山》(視頻)(https://www.zhuichaguoji.org/node/67745)

文章來源:作者 文章僅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Sponsored Link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TV & Video

Copyright © 2002-2016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